一个关于。。救赎。。的故事。

没有看过这本书。但看过同名改编的电影。 电影主要讲述的是阿富汗的富家少爷阿米尔和他的仆人哈桑的“畸形”友谊。富家少爷阿米尔喜欢写作,总是为仆人哈桑讲述着他自己编的小故事,还送哈桑‘进口的弹弓’并跟他说:‘有了好的弹弓才能更好地当我的保镖啊!’而仆人哈桑风筝技巧熟练,总能帮阿米尔在风筝大战中取胜,然后一次次帮他捡回风筝。哈桑也以弹弓作为武器充当着富家少爷阿米尔的保镖,也曾因此与以约瑟夫为首的三个‘恶人’结下仇怨。这样看来却是不错的主仆友谊关系,而之所以说他们的友谊是“畸形”,是因为并不平等,哈桑正直、阳光、勇敢、忠诚;而阿米尔胆小、懦弱,身份与性格的反差令富家少爷无法接受。在“追风筝”事件中,哈桑笑着对身后的阿米尔许下了贯穿其一生的诺言:“为你,千千万万次也愿意!”也正是在这次事件中,阿米尔的懦弱使得他对哈桑的危难不闻不问,目睹着哈桑被约瑟夫施展强暴却头也不回地跑开,哈桑的那句:“为了你,千千万万次也愿意!”仿佛还萦绕耳畔,忠诚的诺言余音尚未绝,无情的背叛却在感动之余后来者居上。 哈桑忠诚的诺言与自己无情的背叛在那次事件之后便无时无刻不在折磨着阿米尔的心灵,哈桑的忠诚似乎变成一根戒尺,时时刻刻敲打责问着自己,富家少爷开始痛恨哈桑的忠诚—他的忠诚使得自己显得那么的肮脏与无耻! 对自己无数次自责中阿米尔终于想到一个不是办法的办法,他想让哈桑殴打自己来减轻自己心中的罪恶感—以这种方式寻求心灵上的慰藉与救赎。于是他找到哈桑,拾起掉在地上的果实向哈桑身上丢去,果实一颗颗砸在哈桑身上,哈桑一动不动,静静望着失态的阿米尔,衣服被染成可怕的红色。“来啊!还手啊!来打我啊!”阿米尔歇斯底里地喊着,眼神疯狂而冰冷。而哈桑再一次以绝对的忠诚回应了阿米尔的“挑衅”—将坏掉的果实狠狠砸碎在自己脸上,红色的汁液顺着额头滑下,哈桑神色复杂地看了阿米尔一眼,错身离开。 哈桑再一次证明了自己的忠诚,也彻底将阿米尔推向癫狂。 哈桑的忠诚已经逐渐使得阿米尔愤怒甚至恐惧—他再也无法承受心灵上的折磨,以偷盗之名状告哈桑,欲将哈桑父子赶出他的家庭,而无辜的哈桑对此欲加之罪更是供认不讳,无所怨言,在离别之际再一次诠释了他的绝对忠诚—也许这就是所谓‘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 哈桑父子走后不就,俄罗斯军队便开始侵略这个国家,阿米尔的父亲拜托一位朋友帮忙照看房产,带着阿米尔移民美国。在去美国的路上遇到士兵的刁难—要求对同乘的一名抱着孩子的妇女发生性关系,全车静默,那位妇女身边的男人一脸的焦急与痛苦,但并不敢说一句话,阿米尔也一如既往地懦弱,—这位富家少爷头也不敢抬地蜷缩在父亲怀中。千钧一发之际阿米尔的父亲挺身而出,与持枪士兵激烈对峙,这一幕深深震撼了蜷缩在角落中的阿米尔,与当初自己对哈桑的危难弃之不顾相比,父亲为一个陌生妇女挺身而出的一瞬间,他的背影是那么伟岸—与当初的约瑟夫三人组相比,惹怒一名持枪士兵可是会付出死的代价! 阿米尔已经听不清父亲与士兵的对话,他听到了士兵为子弹上膛的闷响!为什么?为什么!只是一个萍水相逢的女人啊!阿米尔恐惧着,无法理解父亲的行为,他仿佛看到父亲的胸膛被高速移动的子弹撕裂的画面…… 最终一名军官的出现解除了这场生死危机,卡车再次行驶,妇女身旁的男人走来道谢,车厢中其他人不闻不问,‘旅途’再次恢复平静,仿佛那件事从未发生过一样。 到了美国之后,阿米尔已非富家少爷,他需要与父亲一起赚钱来负担起家中的开销。他一直热爱写作,到了美国也未曾改变,于是便以写作作为自己的工作。在这期间他爱上了一个女孩,可女孩的身份却是他高攀不起的—将军的女儿。但初时他并未因此而却步,他将自己的作品拿给女孩看,却正巧被将军撞见,将军一把从女孩手中夺过他的作品,随手扔到垃圾桶里,就像扔一堆废纸。随后将军“搂”着他的肩膀出来,严厉地斥责他痴心妄想,让阿米尔趁早死了这条心。 情场失意之后命运并没有给阿米尔喘息的时间—他得知父亲病危的消息,又匆忙赶到医院。也许命运是个调皮的小孩,总爱与世人开玩笑,将军的女儿也来到医院看望他父亲的病情,并且二人许下了“共同的秘密”。 阴差阳错间,二人结婚了,新婚之喜冲淡了一切悲伤。夜晚,阿米尔的父亲让二人搀扶自己回房,并分别亲吻了二人—仿佛在做最后的告别。 也许命运就是如此无常。 第二天,阿米尔的父亲病逝。 阿米尔突然想回阿富汗的老家。 回到老家屋子后,帮忙照看房子的那位父亲的朋友告知他哈桑与他其实是同父异母的兄弟并且哈桑已经死了。是为了保护阿米尔家的房产而死… “为你,千千万万次也愿意!”清脆的诺言还回响在耳畔,那个少年的心也至死未渝,他用生命为自己与阿米尔的友谊做了最后的交代。 在得知哈桑还有个儿子并且已经被送往孤儿院后,阿米尔决定找到那个孩子并带他回美国生活—以对他侄子的爱来偿还他欠下他兄弟的债。 到达孤儿院后他发现那个孩子并不在孤儿院,已经被人带走。他愤怒,大声斥责院长不负责任,为了这间孤儿院卖掉全部家产的院长说出了不得已的苦衷,并指出阿米尔‘只为带走与救赎一人’的自私的偏爱。最终得知那个男孩—-暂且叫他小哈桑-被带到了一间学校,他千方百计去学校救小哈桑,遇到了当初的“恶人”约瑟夫的阻拦,与约瑟夫展开了激烈的打斗—或许应该这么讲:被约瑟夫展开无情地殴打。而就在他被约瑟夫摁在地上狂揍的当间,小哈桑拿起弹弓将一枚金珠射入了约瑟夫的眼中。时间仿佛出现重叠,又是阿米尔被约瑟夫欺负,又是哈桑…仿佛又是哈桑!拿着阿米尔送他的‘进口的弹弓’,解救了阿米尔。 “有了好的弹弓才能更好地当我的保镖啊!” 你还记得是吗?………哈桑! 但哈桑,哈桑是小哈桑。 一波三折。经历了许多困难之后阿米尔终于成功将小哈桑解救出来。 一个阳光明媚的下午,阿米尔教小哈桑玩风筝,阿米尔技术熟练,用风筝技巧为小哈桑赢得了一场“风筝大战”,就像当年哈桑为他赢得那场一样。 最后,阿米尔笑着对小阿桑许下了一生的承诺。 为你,千千万万次也愿意!

钓鱼的吧,《追风筝的人》我看过,这本没听说过。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