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这么爱它,无论它是否理解,都一定度过了幸福的兔生吧~别太难过啊

我的兔兔在上个周六走了,我也不在他身边,听到消息的时候人是傻的,后知后觉才想:他为什么会死,临走前会不会痛 会不会难过 会不会想我 会不会怪我。 我爸妈把他埋在楼下大树下,还给他念了经。家里到处都是他的影子,想到就好难受,哭,心里很堵。一切都过的太安逸,生离死别总是来的太突然,希望下辈子 不要再有下辈子,不要存在在这个世界,不要有感情 有感觉,太累。这一世过完足矣。

兔子通人性的呦。你这么爱它,相信它在天堂看到了一定会感动的,兔子一定不会伤心的。

添添、呦呦【6.7~8.12】
兔纸体重(6.16)
白:70.7-70.3=0.4kg
灰:70.8-70.3=0.5kg
兔纸体重(7.17)
白:71.0-70.0=1kg
灰:71.3-70.0=1.3kg
刚来的时候是那么小小的两只。

8.12——
昨晚上下楼几次,兔子们都好好的。小白已经趴着准备睡了,小灰还在吃西瓜皮。第一二次去的时候,逗弄小白,它没有跳起来,但我也没看出什么异常。第三次,也就是最后一次去,是因为陪薇薇吃西瓜。吃完后我放了一块瓜皮进去。我用手指轻轻的摸摸小白的小脑袋,它起来蹲着,还吃了几口西瓜皮。然后我就和往常一样和它们挥手说拜拜,没想到那竟是最后一次。
早上起来,我在弄二楼厕所垃圾,刚弄好就听见薇薇的叫喊。我本以为没什么事,因为她一向惊惊乍乍的。但还是急急下去了。然后我就听见了我人生中最悲伤的话。
我轻轻的走过去,看着它们躺在那,我多希望它们只是在睡觉。可不是。小白竖着躺在右侧,瓷砖上。小灰背朝我略微斜着躺在正面。小白的眼睛合着,而小灰的眼睛却和平常一样的睁着。我安慰自己,也许它们只是睡着了,可没有起伏的肚子却早已说明了一切。我又告诉自己,也许小灰还没……可是,当我仔细的观察它的眼睛,却发现瞳孔早已经缩小了。
我无法言语我当时的感受。也许是冲击太大了,我语无伦次,一直说“怎么办、我该怎么办”之类的话。我甚至把目光投向了小我八岁的妹妹,希望能从她嘴里得到这都是假的话。以前想过,如果那天到来了我会怎么样?我以为我会立马痛哭出声。可当这天真正的到来后,我发现我居然一时之间哭不出来。然而随着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心中的悲伤反而愈演愈烈。
我不知道我该怎么办,我只是希望这都是一个梦。几天前我做了一个怪异的梦,过程不想再提,梦中最后我和妹妹一起把它们埋在了树下。我当时还一直庆幸这只是个梦。可是今天却……也许是预兆吧!今天早上我梦见我坐在一个教室般的房间内,靠窗的同桌和他前面的人都看不清脸,只隐约感觉同桌是男的,他前面的是个女生。不知道是我的臆想还是什么,现在想来觉得男生衣服是灰黑的,而女生的是粉白的。虽然没有验证,但是据说我的小灰是男孩子,小白则是女孩子。回到那个梦。我们坐在位置上,有乌鸦飞进来,好像在啄什么的血肉。我拼命的想把这些乌鸦赶出去,那两个男女生没有动也没有说话。我终于把乌鸦都赶出去了,但是回头发现还有一只。我现在已经忘记有没有将那最后一只乌鸦赶出去了,只记得醒来前意识到已经没用了。还没等我细想到底是什么没用了我就醒了。之后下楼便看到了那副场景。
我很后悔没有多放它们出来玩,我很后悔当它们乱拉屎尿打骂它们,我很后悔当小白啃笼子时弹它的嘴巴,我很后悔……如果我能提前知道会发生这种事,我一定会多给它们吃它们喜欢吃的小零食。(说到这我真的忍不住了,真的不好意思。因为它们很爱吃果蔬小饼干、胡萝卜干之类的小零食,还很喜欢啃甜竹,可我怕对它们身体不好都不怎么给它们吃。)我真的是好后悔,如果能提前知道,我起码能让它们最后走的开开心心的。可是一切都没有如果。我最后悔的还是缺席了的那八个小时,那段时间里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为什么昨晚上还活蹦乱跳的两小只,到第二天就变成了我的回忆。
等爸爸回来后,他帮我拿去葬了。我没有去。我也没有问。它们埋在了哪里,是怎么埋的我都不知道,我也不想知道。我怕自己接受不了,还不如就这样,把最好的它们留在回忆里。
https://www.zhihu.com/video/1012097518049488896
https://www.zhihu.com/video/1012097774145421312

我们这边已经很久没有下雨了,可当我爸把它们埋了后,我爸还没回到家。天就已经下起了大雨,每滴雨落在地上都有一元硬币大小。是你们在哭吗?雨淅淅沥沥的下了一天一夜。你们冷吗?虽然我在房子里,淋不到鱼,可我的心早已决堤。如果有轮回,希望你们能好好的,最好不要再当一只兔子了。最好是当一种可以保护自己,长寿的动物。也许某一天,我们还能相遇。

更伤痛了,我养一个礼拜,下夜班回来,发现它们身子都硬了
眼泪止不住,不知道他们当时痛苦吗,挣扎了吗,自责自己没有照顾好他们,心疼它们没有住上新笼子
也瞬间明白没有保住孩子的妈妈的心情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