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也很想我爸妈离婚,各自找到第二春,因为现在的这个家庭,too sucks,我都想自杀了。

当你爸爸对着妈妈用颐指气使的语气说话,而你感到很不自在时,如果你去干预,恐怕只会把事情弄糟糕。因为爸爸会觉得你与妈妈是一伙的,共同对付他,那么他更容易被激怒,而做出有可能不可理喻的事情来。在家庭中,如果形成这样的三角关系,是容易出问题的。幸好,这些年来,你基本上没有那样做——这与其说是对自我的压抑,不如说是一种理性的克制。我欣赏你的这种自制能力!然而,这绝不是说,爸妈之间的婚姻没有问题,关系没有问题;事实上,我想,你的妈妈也深受其苦,然而她一直持忍耐态度。事情如果要改变,恐怕得从弱势的一方开始——即你的母亲——她需要学习设立界限,来维护自己的权益和尊严。但她并不需要去改变你的父亲,她需要做的最重要的事就是重建自己(对于你父亲行为)的反应模式,当她做出改变,她的配偶也往往发生改变。你说,“很想爸爸妈妈离婚”;在我看来,离不离婚说到底是他们之间的事,需要尊重他们对婚姻的自决权才好。事实上,以下研究成果可以让我们对他们的婚姻持一种积极的希望——
“(在一项研究中)三分之二没有离婚或分居的不幸婚姻的成年人报告说5年之后他们的婚姻又开始幸福起来。很多现在过着幸福婚姻生活的夫妇都曾经历过长期的不幸婚姻生活,这些不幸通常是由相当严重的原因所致,其中包括酗酒、外遇、谩骂、情感忽视、抑郁、疾病和工作变动。”(《阿德勒的治疗:理论与实践》P174-175,【美】乔恩·卡尔森 等著,郭本禹 等译,重庆大学出版社,2012)如果你能认识到:你的父亲可能从来没有受到过民主氛围的熏陶,他不知道什么叫民主,也许在他小时候,他的父亲就是以这样的方式行事的——我想,你对父亲的怨恨与不满就会减少,而同情与怜悯会增加。从根本上说,他也是不快乐的,当他强力命令别人时,实际上并不是强大的表现,反而很容易受挫而不快乐。
现在,请对自己说:我、我的爸爸、我的妈妈是一家人,我身上流淌着他们的血液。爸妈之间的关系让我为女人(在家庭中的地位)感到不公平,然而,我并不能冲动地去干预他们的互动模式,因为那只会使情况更糟糕。对于妈妈来说,过去能忍受的,将来大概也能忍受;如果她不能忍受,她必须做出抗争,来改变自己的地位。我永远不会把父亲当作敌人,从根本上说,他也是自己暴躁脾气的受害者,他也需要成长。我已经长大,逐渐脱离我的原生家庭。我关心——但不担心——他们,我愿意尊重父母的命运。我会把主要精力放在自己的学习、工作和自我提升上,我不会被家庭关系所牵累。
一切都会变好。我很安全。
\\n\\n反复对自己说上面的话,坚持一段时间,看看能为你及你的家庭生活带来什么变化。

分开也是一种解脱。你的想法没有错

天啊感觉是我写出来的一样,除了我读高三其他都一样啊喂

我小时候就经常看到爸妈吵架,有时候还会瞟见双方动手的场景。我小时候一直都想要她们离婚。我妈说她是因为她不想我没有一个完整的家才不愿意离婚。到了现在长大,在这种氛围熏陶下,真的我有点恐婚。每次看见别人办喜酒,都觉得恐怖。现在大了更想他们离婚了。本来两个人感情就不好。我从不相信什么爱情会变亲情这种话。我现在也觉得好像牵强的一个完整的家对我来说更难受,无时无刻都不想在家。我也想她们两个能过各自去过各自觉得幸福的生活吧。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