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利放贷 开设赌场 抢劫车辆 公安立案 检察批捕 法院定罪 重罪轻判 不赔损失

在打黑除恶的收关之年,公检法对打击黑恶势力,清除社会毒瘤,保护社会稳定做出了巨大贡献。然而在有的地方,一些恶霸却成了漏网之鱼,即使被法律追究,到法院也可以重罪轻判、不赔损失不退脏,真不知道这是“天灾”还是“人祸”!

“自2013年以来,河南省辉县市常某、牛某单夫妇组织、教唆、纠集社会闲散人员阮某飞、王某、乔某麟、李某宇、杨某军、刘某玲等骨干分子,涉嫌非法高利放贷、开设赌场,同时召集一些有前科者和一些地痞为其充当打手,对借高利贷还不起的人进行威逼、恐吓、非法拘禁、殴打、……受害百姓不计其数。”12月1日,河南省辉县市的常某某致函有关部门反映说。
2014年7月底,牛某单、王某纠集20余人强行闯入我大姐家、我家打闹,摔锅砸碗,偷走我价值38万多元奔驰车(至今未追回),并殴打、持刀威逼我前妻重复写下20万元欠条到当地法院起诉。
2015年8月,牛某单、常某花钱雇佣阮某飞、乔某麟、李某宇、杨某军4人,将我右侧两根肋骨打折、面部多处打伤,再次暴力抢劫走我侄儿没下户口的新丰田霸道车,价值40多万元。时隔4年后,经有关部门强制退还。2019年4月,牛某单、乔某麟才将已被改装使用的霸道车交出,但他们至今不给霸道车手续,导致霸道车无法下户口报废。牛某单等人当时在我大姐家行凶打砸,并经民警现场制止后,待民警离场后不久,牛某单又一伙人返至我大姐家偷抢走奔驰车钥匙,并把奔驰车偷走,其行为显然已涉嫌犯罪;牛某单、常某雇凶并使用暴力抢走霸道车的行为,已显然涉嫌抢劫。
自2014年开始,受害人在忍无可忍的情况下如实报案。2015年始由当地派出所介入处理。2019年该团伙之一乔某某(涉嫌非法拘禁)被抓获,后将该团伙的大部分成员抓获归案。之后,该团伙的部分人以非法侵入住宅罪被批捕,主犯常某等人被释放。再之后,该团伙的主犯常某和个别骨干以寻衅滋事罪被批捕。常某被批捕当日即在逃,于2020年7月自首。蹊跷的是,在同案疑犯都正在羁押期间,作为主犯的常某于2020年8月初获释。而作为该团伙骨干的王某,至今仍逍遥法外。

2019年5月10日,牛丹丹因非法入侵住宅罪被辉县市公安局刑事拘留,同年6月14日转逮捕。
2019年5月8日,刘艳玲因非法入侵罪被辉县市公安局刑事拘留,同年6月14日转逮捕,2020年11月7日在辉县市法院取保候审。
2019年9月6日,辉县市人民检察院将牛单单、刘艳玲以非法入侵住宅罪向辉县市人民法院提起公诉。2020年1月10日,辉县市人民检察院以新辉检一部刑变诉(2020)1号变更起诉决定书,以寻衅滋事罪将牛单单刘艳玲起起了公诉,在诉讼过程中,被害人常原鸣、王丽颖、常麦玲又以要求被告人牛丹丹、刘艳玲赔偿经济损失为由辉县市人民法院提起附带民事诉讼请求。
二零二零年十二月河南辉县市法院主审法官王新恒将主犯牛某单以寻衅滋事罪仅仅量刑了二年整。主犯刘艳玲以寻衅滋事罪仅仅量刑了了一年零六个月。然而、犯罪嫌疑人给被害人造成的经济损失,被害人提出的经济损失赔偿的诉讼请求却被主审法官王新恒以没有提交起据为由给驳回了!不知道这里面会存在怎样的交易,才会发出这样的判决书,真让人大开眼界!

希望主管部门对该案展开调查,恢复应有的公信力,给受害人一个公正的结果;给法律一个响亮的回答,给公众一个信服的交待!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